您当前位置是: 新闻中心 > 绿金新闻

试点十年 环责险仍遭市场冷遇

2017-11-12  来源:中国金融时报  

....

我国开展环境污染责任保险试点工作已经十年了。虽然有巨大的社会效益,但环责险在市场上遭到冷遇,很多企业对其并不“感冒”,单纯依靠政府推动,使环责险难以充分发挥防治环境污染方面的重要作用。随着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不断增长,在建设美丽中国的征程中,环责险的潜力有待充分释放。

相信很多人都对近年来所发生的环境污染事故记忆犹新。

2015年8月12日23时30分左右,位于天津滨海新区天津港的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火灾爆炸事故。通过分析事发时瑞海公司储存的111种危险货物的化学组分,确定至少有129种化学物质发生爆炸燃烧或泄漏扩散。本次事故残留的化学品与产生的二次污染物逾百种,对局部区域的大气环境、水环境和土壤环境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污染。

沉重的代价应该换回深刻的教训。企业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必须重视生产活动所潜藏的环境污染风险。但如何平衡好两者之间的关系,成为了摆在许多企业面前的一道难题。

环境污染责任保险本应是解开这道难题的关键。

八类情形强制投保

环境污染责任保险,是以企业发生污染事故对第三者造成的损失依法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为标的的保险。

我国开展环责险试点工作已十年。

2007年,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和中国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由此启动了我国环责险试点工作。随着实践的深入开展,强制投保开始被纳入试点工作,2015年出台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和2016年发布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都明确提出在环境高风险领域建立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制度。

今年7月,环保部和保监会联合发布了《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涉及八类情形的企业必须投保环责险。但强制投保仍未全面施行。

因此,现阶段环责险工作的试点推广离不开政府的积极支持。以江苏省为例,江苏省专门设置了一项鼓励环境风险企业投保的指标体系,企业如果投保就可以加分,不投保则不加分,得分与信用等级相挂钩。江苏省环保厅还与省信用办等机构建立环境信用信息共享机制,实行联动激励惩戒。此外,无锡市还把投保环责险纳入绿色信贷体系,把企业环境风险等级、是否投保环责险两项信息作为授信的重要依据。

目前,全国大部分省份都已开展试点,覆盖涉重金属、石化、危险化学品、危险废物处置等行业,保险公司已累计为企业提供超过1300亿元的风险保障金。2016年,全国投保企业1.44万家次,保费2.84亿元;保险公司共提供风险保障金263.73亿元,与保费相比,相当于投保企业的风险保障能力扩大近93倍。参与试点的保险产品从初期的4个发展到目前的20余个,国内各主要保险公司都加入了试点工作。

环责险效用初显

说环责险是解决难题的关键,是因为利用保险工具来参与环境污染事故处理,有利于分散企业经营风险,帮助其快速恢复正常生产,同时利用费率杠杆机制促使企业加强环境风险管理。此外,推行环责险还有利于使受害人及时获得经济补偿,稳定社会经济秩序,减轻政府负担,促进政府职能转变。

环责险的这些效用也在试点工作中得到体现。

2017年7月6日,唐山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输送浓海水的直径800mm管道突然泄露,导致漏点附近约一公里长的高速公路绿化带、土壤和池塘受到浓海水污染。

圣源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和主承保公司燕赵财险在接到报案后立即赶到事故现场详细了解原因及经过,确认事故属于环责险保险责任范围。在完成清污工作后,最后确认定损总额 284690.09元,按合同约定免赔20%后,实际赔付227752.07 元。

这也是2015 年唐山市开展环责险试点工作后的首例环责险赔案。这一案例充分体现了推行环责险的必要性以及环责险在防治环境污染中的重要作用。

由于产业结构偏重的现状,河北省承受着巨大的环境治理压力,因此环责险得到高度重视,河北省于2011年在保定开始环责险试点工作,到2014年仅有40家企业投保,但随着政府多项举措的推动,到2016年,投保企业增加到1059家,环责险保费收入4400万元,保险责任总额35.98亿元。

圣源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向记者分享了另一个案例:2016 年4月9日,承德市某化工企业二车间一台水解釜系统物料发生泄漏并爆燃,经过圣源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和人保财险承德市分公司的共同努力,成功赔付被保险人531402.26元,取得了令多方满意的结果。

目前仍是“一头热”

但圣源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也坦承,目前许多企业对于投保环责险并不热衷。

“在试点推进工作中,许多县区的领导、许多企业都在问环责险是不是强制的?强制我们就办,不强制就不办。”

中华财险河北分公司是参与河北省环责险试点工作的5家保险公司之一。谈到企业对环责险的冷淡反应,责任保险部部门负责人王聚昌对记者表示:“大部分企业并未关注或意识到自身生产可能会对环境造成的损害严重程度,同时造成环境损害后并未深度追究责任导致企业污染损害成本低,从而使得企业认为并不需要投保环责险来转嫁风险。”

除了企业心存侥幸心理,王聚昌还从保险产品的角度进一步分析了企业对环责险不“感冒”的原因。“除外责任较多、赔付率低进一步降低了企业参保的积极性。一方面保险公司的环责险条款仅负责赔偿第三者的直接损失,但环境污染事故造成的间接损失以及生态恢复费用等可能会远远高于直接损失,而这部分属于除外责任。另一方面环责险属于低频高损业务,一旦发生可能涉及的损失金额巨大,而承保几年以来并未发生大额案件,企业并未感受到环责险的积极作用,进一步降低了其参保积极性。”

同时记者在采访调查中发现,现阶段环责险的工作开展非常有赖于政府环保部门的支持参与,如果保险经纪公司或保险公司单独上门,常常会吃“闭门羹”。

巨大潜力有待释放

自环责险试点推行以来,强制企业投保环责险的呼声不绝于耳,但环责险的推进工作不能一味等待立法强制投保。目前,在产品开发与设计、保险服务模式方面,环责险仍有很大的优化空间。“打铁先要自身硬”,环责险也需要通过不断完善自身产品与服务来提高对企业的吸引力。

无锡市八成以上高风险企业已参保环责险,数量居全国地级市之首,这离不开保险服务模式上的创新。无锡人保财险组织了一支专家团队为企业进行“环保体检”,更把信息科技运用到环责险的服务中。所有的生产企业都在无锡地图上加以标注,并且实时更新情况。此外,还推出了一款 “微环保”手机端APP,环评企业风险点、建议整改等信息在APP上一目了然。

产品能否捕捉到企业需求至关重要。中华财险河北分公司在产品设计上做了创新的尝试。除政府规定的统保条款外,中华财险河北分公司还开发了其他附加险以满足企业需求。王聚昌介绍说,“例如通过附加精神损害赔偿责任保险条款可扩展污染损害导致企业对第三者的精神损害赔偿;通过附加雇员人身伤亡责任保险条款可将雇员的人身伤亡列入赔偿范围内;通过附加地下储存罐污染责任保险条款可扩展承保地下储存罐发生意外事故导致的环境污染;此外还开发了附加罢工、暴乱、民众骚动及恶意破坏条款、附加放弃代位追偿权利条款等。”

据相关统计,目前我国环境责任保险年度保费收入刚刚突破3亿元大关,而美国每年高达40亿美元。随着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不断增长,环责险在未来拥有巨大潜力等待释放。

相关链接:

美国的环境责任保险分为环境损害责任保险和自有场地治理责任保险两类,对有毒物质和废弃物的处理、处置可能引发的损害赔偿责任实行强制保险制度。美国环境责任保险制度的一大特点是成立了专业性的责任保险公司。

德国的环境污染保险起初采用强制责任保险与财务保证或担保相结合的方式。但随着《环境责任法》的通过和实施,开始强制实行环境损害责任保险。这一法律以附件方式列举了存在重大环境责任风险的设施名录,对于高环境风险的“特定设施”,要求其所有者投保环境责任保险。

法国的环境污染保险采取以自愿保险为主、强制保险为辅的方式,即一般企业是否投保环责险由企业自主决定,但特定行业的企业被强制要求投保。如法国强制要求从事船舶运输行业的企业,投保油污损害责任保险。

采取半强制方式。印度于1992年制定了专门的环境保险法规《公共责任保险法》,该法案按企业性质施行两种承保模式,对于处理“危险物质”的有关单位,若为政府和国有公司,则实行环境保险基金制度;普通商务公司则强制要求投保环境责任保险。

研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