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 研究成果 > 专题研究

东方金诚:绿色农业之生态养殖项目的环境效益

2018-08-07   

....

东方金诚绿色金融部方怡向 武慧斌

引言

随着我国农业供给侧改革的深入发展,畜牧业得到持续稳定发展,规模化养殖水平显著提高,保障了肉蛋奶供给。但总体上看,畜牧业主要依靠资源消耗的粗放经营方式仍未能根本改变,大量养殖废弃物引起的农业面源污染尚未得到有效遏制,绿色优质农产品(000061,股吧)和生态产品供给还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因此,发展生态养殖,抓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关系到养殖业的健康发展和优质生态农产品的有效供给,关系着农村居民生产生活的环境改善。

在此背景下,生态养殖发展得到了国家层面的大力支持。2017年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明确加大生态建设力度,建立低碳、低耗、循环、高效的加工流通体系,探索区域农业循环利用机制,实施粮经饲统筹、种养结合、农林牧渔融合循环发展;同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意见》,坚持源头减量、过程控制、末端利用的治理路径,以畜牧大县和规模养殖场为重点,全面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加快构建种养结合、农牧循环的可持续发展新格局。

畜牧养殖是一个相对重资产行业,具有前期投资数额大,投资回报期较长且风险大等特点,长期限且稳定的金融支持有助于保障我国养殖业良性循环发展,实现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的统一,促进养殖业的可持续发展。基于生态养殖产业的绿色经济及环境效益,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发布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15年版)》将生态养殖产业列入绿色债券支持的项目类别(6.生态保护和适应气候变化和3.资源节约与循环利用);国家发改委发布的《绿色债券发行指引》中亦明确支持生态农林业项目和包括农业循环经济和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在内的循环经济发展项目(见表1)。

绿色金融 | 绿色农业之生态养殖项目的环境效益

东方金诚根据Wind数据不完全统计,自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募集资金明确投向生态农业的绿色债券共6只,发行规模共计70亿元。其中“17国网节能GN001”、“G17华电1”、“G17华电2”、“G17华电3”和“G17华电4”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农业秸秆生物质发电,“17川纳绿色NPB”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林下经济。另有多只投向“生态保护和适应气候变化”的绿色金融债,但无法明确募集资金是否投向生态农业。2018年5月2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河南省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绿色债券核准的批复显示,同意其发行不超过10亿元的绿色债券,其中5亿元用于其东北区域年出栏40万头绿色生猪养殖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5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这是截至目前明确用于绿色农业生态养殖项目的绿色债券,但尚未公开发行。

随着我国绿色债券的逐步发展,未来生态农业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有望得到更多的支持与发展(1)。东方金诚拟参照养殖行业相关标准,选取相关评价指标来分析生态养殖项目的环境效益,为生态农业项目提供更多环境效益测算和环境信息披露方面的参考。

什么是生态养殖?

(一)生态养殖概念

早在200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令》(第31号)就定义了生态养殖的概念,指根据不同养殖生物间的共生互补原理,利用自然界物质循环系统,在一定的养殖空间和区域内,通过相应的技术和管理措施,使不同生物在同一环境中共同生长,实现保持生态平衡、提高养殖效益的一种养殖方式。

生态养殖应是养殖业、种植业、能源开发利用、环境、经济、社会发展综合开发的系统工程。通俗地讲,生态养殖是在一定的生态环境中,或者运用生态技术措施,按照特定的养殖模式进行养殖,目标是生产出绿色食品或有机食品。

(二)生态养殖模式

生产上的生态养殖模式很多,大致可归纳为以下几种类型(2):

1.放养模式

放养模式也可以理解为“林下经济”。通过山林、果园、作物等植物种植与畜禽养殖结合,保持山林、果园良好的生态平衡,形成优质绿色农产品的种养结合模式(见图1)。这种模式在放养过程中,畜禽通过摄食野菜及各类昆虫,一方面获取了天然丰富的营养成分,另一方面减少了饲料使用量;同时畜禽自由活动提高了其对疫病的抵抗力,减少药品的使用量;畜禽粪便的回收利用也减少了田间化肥使用量。

图1 放养模式图1 放养模式

2.立体养殖模式

立体养殖模式被形象的比喻为“水陆空模式”。较早出现的一种养殖模式是“桑—蚕—鱼塘”(见图2),在这种养殖模式中,蚕的粪便、残渣等排泄物可以为鱼提供饵料,鱼塘最底部的塘泥为桑树供应有机肥料,桑树上生长的桑叶作为食料供给给家蚕,以此来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另外我国水稻产区形成的稻田养虾、养蟹及养鱼等生态养殖,不仅为虾、鱼、蟹提供了宽阔舒适的活动空间,且稻田的一些害虫可作为虾、鱼、蟹的绿色养料,还能够减少稻田农药的使用。

图2 立体养殖模式1图2 立体养殖模式1

此外,还有通过用饲料喂鸡,鸡粪喂猪,猪粪发酵后喂鱼,或畜禽粪便入池肥水,转化成浮游生物,为水产养殖提供天然饵料(见图3)。另有塘泥用作农作物肥料,从而形成良性循环的生物链,如鸡-猪-鱼、鸭(鹅)-鱼-果-草、鱼-蛙-畜-禽等。

图3 立体养殖模式2图3 立体养殖模式2

立体模式养殖能够减少饲料投入成本,提高养殖物种抗病能力,提升畜禽和水产品肉质品质,最大化增加养殖户收益。但此种模式交叉污染因素多,对产品安全和质量控制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3.生物发酵模式

此模式以沼气为纽带,通过微生物发酵技术将畜禽粪便中的有机物转化成可利用的再生资源。除了以畜禽粪便发酵生产沼气、沼渣和沼液还田外,近年来以“发酵床”为特征的养殖模式正在国内外兴起,其原理是利用锯末、秸秆、稻壳等配以微生物菌剂形成一定厚度的垫料(床),家畜在垫料上生活,垫料里的特殊有益微生物能够迅速降解粪尿排泄物。这种养殖模式利用沼气技术发酵畜禽粪便得到沼气供日常使用,沼液沼渣可加工成有机肥或动物饲料。而发酵床模式更是不需要冲洗畜舍,垫料清出圈舍就是优质有机肥,从而创造出一种零排放、无污染的生态畜禽养殖模式(图4)。

图4 生物发酵模式图4 生物发酵模式

生态养殖的环境效益

(一)有效进行物质循环利用,提高能量转换和资源利用率

相比传统养殖模式,生态养殖以节约成本、增加收入为出发点,充分挖掘土地、光能、水源、热量等自然资源的潜力,提高养殖过程中的物质循环和能量转化,提高资源利用率,减少有限资源在养殖过程中的浪费,缓解粮食与经济作物、蔬菜、果树、饲料等相互争地的矛盾。

(二)减少养殖废弃物、污染物排放,保护和改善生态及人居环境

生态养殖模式是一种集节能、环保为一体的废弃物处理再利用模式,生态养殖依照的3R原则——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能够有效减少养殖废弃物、污染物的产生,减少农药和化肥的投入,缓解残留农药、化肥等对土壤环境、水环境的压力,遏制农业污染的扩大趋势,切实保护生态环境,改善农村养殖环境和生活环境卫生,坚持环境与发展“双赢”。

(三)促进养殖业可持续循环发展,提供天然、无污染、高品质的绿色食品

生态养殖通过生态链的作用来循环利用资源,统筹生产发展、保护生态环境、再生利用资源、提高经济效益之间的协调统一,促进了养殖业的可持续循环发展,给果蔬和肉制品类在经济效益和食品安全上提供更多的增值空间,并为广大消费者提供天然、无污染、高品质的绿色健康食品。

生态养殖项目的环境效益评估

(一)东方金诚对生态养殖项目环境效益评估的思路

东方金诚参照养殖行业相关标准规范,拟从资源利用、环境友好、安全健康三个方面,结合定量和定性分析,对生态养殖项目的环境效益进行全方位的评估(表2)。

绿色金融 | 绿色农业之生态养殖项目的环境效益

(二)环境效益定量评估

生态养殖项目的定量环境效益实现主要从资源减量化投入和废弃物资源化水平两方面进行总结评估。

1.资源减量化投入

通过与传统养殖项目比较,测算生态养殖项目在节能设备采用、水资源利用、化肥施用量等方面的减量化投入。通过测算节能、节水,以及资源化利用生产有机肥而减少化肥施用量等资源节约利用水平,评估企业资源循环利用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2.废弃物资源化水平

资源化是指将生态养殖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污水、粪便、病/死品种等)作为原料利用或者对废弃物进行再生利用。

项目资源化投入测算说明:

(1)沼气设施容量比:反映沼气设施容量与生态养殖场粪污规模的匹配度,是养殖企业客观上的环境保护能力。同等规模企业沼气设施容量比越高,说明企业的环境保护能力越强;反之则需要加大对环保设施投入和环境污染处理建设。

(2)

粪污资源化利用率:通常做法将粪污干湿分离,干粪(含沼渣)经堆积自然发酵后做肥料,污水(含沼液)经蓄粪池经蓄粪池沉淀后,达标排放;通过粪污转换成沼气或者有机肥的生产潜力来评估粪污资源化利用水平。

(3)

病死无害化处理率:根据《畜禽养殖业污染防治技术规范》来评估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处置率。

(4)

抛荒土地利用率:利用低洼产田或山地荒坡等自然资源禀赋不好的土地,通过流转、增肥等方式,提高土地资源利用率。

(三)环境效益定性评估

东方金诚结合生态养殖产业链的发展特征,综合参考了《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循环经济发展战略及近期行动计划》、《国家“十三五”实施循环发展引领计划》等相关政策规定,从环境友好和安全健康两个方面对生态养殖项目的环境效益进行定性评估:

1.环境友好

依据《畜禽养殖业污染防治技术规范》、《畜禽养殖业水污染排放标准》、《畜禽粪便无害化处理技术规范》等要求,主要评估生态养殖产业链环节的治污设施建设和环境管理对环境友好程度。包括雨污分离设施是否具备雨水收集明渠和污水收集管道等;粪污贮存设施是否具备相应的容积,并配备防雨、防渗漏、防溢流措施等;干粪/污水处理设施具备何种生物处理模式(如好氧生物处理、厌氧生物处理、发酵床模式等);各个生产环节的环境管理,是否具备完善的环境管理制度、风险应急预案,环境管理执行记录是否规范,近三年是否发生较严重的环境风险事件。

2.安全健康

通过考量生态养殖各个环节的质量安全生产,从养殖环境、饲养管理、屠宰加工、产品品质四个方面对安全健康进行定性评估。下面以绿色食品标准为例说明(有机食品可参照有机食品标准进行安全健康评估)。

养殖环境:对环境空气质量、地理地貌、气候特征、水利条件、水源水质、植被覆盖、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以及养殖区/室内的环境卫生等进行分析评估。

饲养管理:在饲养管理过程中评估企业是否严格遵照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制定的《绿色食品 农药使用准则》(NY/T393)和《绿色食品 肥料使用准则》(NY/T394),采购绿色玉米、绿色大豆等非转基因原材料。是否依据《绿色食品 畜禽饲料及饲料添加剂适使用准则》(NY/T471)科学设计饲料配方,加入绿色食品白砂糖、维生素、进口乳清粉等营养成分,严格把控饲料的优质营养安全,杜绝违禁添加品的出现。是否严格遵循《良好农业规范》(GB/T20014)、《绿色食品 兽药使用准则》(NY/T472)、《畜禽病害肉尸及其产品无害化处理规程》(GB16548)等标准及规则,保证生态养殖过程中饲料喂养、疫病防控、动物福利等方面的规范操作与管理。

屠宰加工:是否严格按照《绿色食品 动物卫生准则》(NY/T473)检验把关,应用HACCP危害分析与关键控制点,保障肉制品从产业源头到餐桌各个环节的质量安全;在运输环节,是否采用先进的仓储管理系统和冷链温控系统,实现产品全程冷链保鲜运输。

产品品质:通过生态养殖全产业链的绿色生产,建立从产业源头到餐桌各个环节的安全可追溯系统,为市场提供符合“绿色食品认证”安全健康的产品。

四 总结

东方金诚结合养殖产业特点选取了通用性、重点性和规范性的相关评估指标,对生态养殖项目的资源利用、环境友好、安全健康三个方面进行综合评估,考察其是否积极采用生态养殖技术进行绿色生产,利用先进的治污设施提高资源综合利用,减少养殖污染物排放,为市场提供符合要求的绿色安全健康产品。

东方金诚认为,生态养殖有利于养殖业可持续循环发展,提高养殖过程的物质能量循环和资源利用率,减少养殖废弃物的排放,实现环境与发展的双赢。但生态养殖项目环境效益的影响因素较为复杂,下一步我们将结合养殖产业政策和技术的变化,进一步优化生态养殖项目评价指标,实时更新生态养殖项目环境效益的评估内容,构建具有权重得分的生态养殖评价指标体系,并进行案例应用,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完善评价指标体系。

注:

[1]马骏:我国绿色债券市场与发展前景. 中国证券,2018年第2期。

[2]丁娟. 生态养殖模式经济效益研究-以和春源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为例[M]. 武汉轻工大学,2016。

[3]梁凡丽. 基于循环经济的养猪业生态产业链绩效评价指标体系构建[M]. 华中农业大学,2013

研究专栏